古月梦呓

有人想站固城王对穗禾爱而不得的故事吗?穗禾拒绝固城王那段很带感啊,而且固城王无妻子无儿女。

整理向(以后接着完善)

太上长老,牛记打铁铺老板,二长老土豆爷爷

原十二天骄,现存三人
惊鸿剑/轻鸿  苏兰舟,白允浪、宗泽
斩龙剑/屠龙  花绍棠,邢铭、高胜寒
杀狼剑/沙狼  江如令,宁孤鸾、(云想游、杨夕)

原八人,现存四人/三人
白包子断刃,白允浪 玉牌被没收,74个徒弟,释少阳、杨夕;
刑老二残剑,邢铭      刑到日出自然铭,云想游、景中秀、(楚久);
高小四裂剑,高胜寒  谁说高处不胜寒;
甘六子锈刀,甘从春  独脚依旧笑春风,沐新雨;
老八无常小姐姐 碎锋,田战    在炼狱图下线

主修医修的几脉:游陆,南宫狗蛋~谭文靖
主修神识的几脉:焦泽的父亲~焦泽、九薇湖、马烈;原识殿主宗泽

战部的阵容发展
战部一位首席,八位次席,各司其职
最初首席为云想游、带新人的为严诺一、带队出战的是马烈、刺杀班张子才、医疗班游陆...

后来南海叛乱,云想游战死
首席顺位为严诺一、带新人的是马烈、带队出战者未知、技术工种刺杀班张子才、医疗班游陆职位未变;宁孤鸾作为斥候加入战部,犬霄加入战部;

三年后马烈杨夕打赌事件,严诺一被一撸到底,降为了与董阿喵同级的四席,无带队的资格;
首席变为张子才、带新人的变为游陆、带队出战为马烈,刺杀与医疗两位次席空缺
邢首座“诚征英才”:不限境界,不限资历,不限道统,不限是不是昆仑。能带队刺杀就来,能带五十个医修在战场上吊住一千人性命就来。

马烈师兄惨死于云氏秘境的四代昆仑鬼修之手,张子才被杨夕封印在极寒冰域
游陆于炼狱图中顿悟,离开昆仑前往南疆医土地

昆仑高层的小癖好和小伙伴(ps目前仍在线的)
1)苏兰舟:他是三千年前昆仑最风华绝代的十二天骄中,以飘逸风流而闻名的轻鸿剑,喜欢用剑意刻“苏兰舟到此一游”。写书(待续)
小伙伴:简星,两千年前点擎苍的天才剑修,因灵气耗尽,却始终走不出冰原,冻死于极北冰原的一座山洞里。本命灵剑不知下落,身上的法宝、灵石、丹药一颗也不剩。关于简星生前到底经历了什么,他的随身之物都去了哪,至今无人知晓
异性好友:(似有暧昧)死灵法师

2)花绍棠:食素的五步蛇,养兔子,喜欢蛋
老婆:霓裳派的掌门人

3)江如令:白纸覆面,喜欢捡孩子(白允浪、宁孤鸾),拍扁惩罚
疑似小粉红:他师傅

4)白允浪:剑,一生极于剑
捡的孩子/朋友/...:邓远之壳子里的灵魂+程思成的肉身

5)邢铭:喜欢给人起叠字外号(秀秀、羊羊),做菜,打牌
前未婚妻:离幻天的掌门夏千紫

6)高胜寒:师傅发脾气时卖萌/卖惨,毒舌,一言堂
老婆:国民女神九薇湖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以下草稿,不要看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342纸符兄

仙灵宫的白镜离,是同我站在一边的。所以,目前已知的,六代昆仑的唯一一位飞升者,我的师叔留下的是两个字:离开。而仙灵宫创派比六代昆仑更早,至今已有三位飞升得道。他们留下的非别是:黑色,两个,和……”花绍棠说的很慢,似乎说每一个字的时候,都在思考着是不是应该停下来。可他最终,还是把话说完了,“不要修仙。”

瘦师兄实在称不上了解,在不知道他是经世门天玑星君的时候,就已经觉得其人自带一种世外高人般令人看不透的气场。唯有“经世门百年后可能灭门”“炎山秘境里的人会死绝”以及“邢首座原本会死在炎山秘境”四个通过沈从容算出来的预言,勉强算是可以说的内容。

317云家私库中找到别人的昆仑玉牌:
是狐身待良人,被备注老婆→解语花的马甲→黑心猪贩子→
杨夕昵称为昆仑扛把子,被备注羊羊的马甲,

344章邢铭邀请杨夕去看星星,被方大少打趣他娘好像很喜欢带她的小情人儿们去看

353章地面上杨夕说不出半句话来,然而那双执念深重的眼睛,却令邢铭看懂了。

“师叔,我不要死在云家人的手上,他们脏。”

邢铭在那一瞬间还是觉得那久已不再鼓动的肺脏,仿佛又感受到了传说中的“无法呼吸”。

他心疼。

心疼得要命……

尽管他的心脏都还因为上一次的鬼道失控,封闭在芥子石里,不敢拿出来用。

可他空荡荡的胸腔里,针扎一样的疼。

下一刻,战部弟子们看见始终沉默的邢首座,忽然抬手拔出了剑,斑斑残剑上,骤然发出一道剑气。

黑白两色的剑气混沌交缠着直奔地面上,杨夕尚且暴露在树皮之外的细瘦脖子,在云家的火箭落下之前,后发先至,一剑切开了脆弱的喉管。

天空中,张子才怔怔看着邢铭的侧影:“首座……你在哭吗?”

邢铭转过头来,双眼从眼瞳到眼白,具都殷红如血,然则面容冷峻并无水痕。这根昆仑定海针在哭

会答应与他们僵持许久,定然打的是人质的主意。

只可惜,噼啪作响的金算盘,被瘦师兄一套天劫连招下来,劈了个稀碎。

“老婆:

我马上就要死了,你哄我也没用。

还是多操心你的正面战场吧,师叔!

别让我们这些弃子白死了……

昆仑扛把子”

“猪仔”杨到底是没忍住,回了这样一条消息。

然后一边唾弃自己给人数钱,一边努力把开箱的法宝丹药一批一批的往芥子石里封装。为可能到来的自救或者同归于尽做准备。

羊羊的马甲:

把你那边的备注名换一换,阿九这个玉牌开放了权限给我暂用指挥你们。刚才大屏幕所有人都看着不宜说明,但其实联系上下文比较容易产生歧义。

狐身待良人”

以九薇湖的资历,本是不该有资格列席这种级别会议的。一来在昆仑上下说的还不够算,二来修真界对妖魔修士的歧视,至今仍然普遍存在。没看仙灵宫代表那边的脸色始终都是黑的,对昆仑这个亦敌亦友的门派的尊重,仅仅能够领他们承认花绍棠,还远远不能让他们包容所有妖修。

他们至今也只是承认,花绍棠是一位伟大的修士,可以被当做一个人来看待。

相反,仙灵宫对邢铭这个鬼修却宽容了许多,旱魃再是天地滋生出来的邪祟,那也是人变的!

所以在邢小僵尸刚刚出土,还被修仙界众人喊打喊杀的时候,倒是仙灵宫并没有对他做过什么过分的事。

然而按照现在的发展,在那个时占机没有插手的上辈子,邢铭战死炎山秘境,高胜寒昏迷闭关,白允浪跟着方沉鱼在天上鼓捣仙灵宫的浮岛。

南海的昆仑军队,会变成由谁领导?

整个抗怪联盟的指挥权,又会落到谁的手上?

群龙无首的抗怪联盟……

难道说在时占机经历过的上一世里,这场现在看来已然万无一失的南海战争……其实败了

我对离幻天出身的叶青和都不信任,遑论根本没说过几句话的苏不笑,九薇湖抬起一手捂在脸上:“师叔,如果你死的时候我在秘境之外,我没有亲眼见到你的尸体恐怕是不会信的。我大概……大概……会带更多的人进去救你。”

于是,九薇湖和这些更多的人,也就一起死了。

在那个他们所没经历过,只有师兄见过的上一世里,时占机没有来到炎山秘境。

那么就应该是连天祚渡劫的时候,恰好在岛行蜃的上方,放出了这尊“杀神”。

仍然跪在那里的高大灵修,全身衣衫爆烂,不发一言,像一尊静默千年的雕像。

这似乎不是第一次了,天雷地火之下,周围的战友全灭,而他要一直向上突破境界才可能战胜敌人。

但他记不清醒了,生命太过漫长,几万年时光里他的肉身一次次老朽或者在战斗中毁灭,重新醒来的黑剑头脑中总是会流失很多过往。三代昆仑弟子佩剑,灵修连天祚,入世修行五万年三千年,今日终于大乘飞升。

328并且这感觉完全不像旁人传递给她的,就好像那所有的悲愤和压抑,就是她自己的。为之奋斗的山门和理想,正在面临最大危机。全天下都在进行一场改天换地的变革,可是昆仑却拒绝接受这种改变,那不是昆仑能接受的理念。自爆,奉天伐罪四代

强烈推荐——闪光少女

古风音乐和西方音乐爱好者的福利,b站的电影化,二次元的三次元展示

图出自微博:演员凯洱,给瑞恩打个call

一起猜猜灯笼的主人好不

出现的名字大家一起来猜猜好不,实在是好奇的很
伯言(ฅ>ω<*ฅ)阿香、陆逊~孙尚香
素珍☞素贞,可能是青城山下的,我压是小青

素素(脑补是神话里的吕素,个人喜好)川川

大牛哥(ฅ>ω<*ฅ)黄泉中的奇葩头、小鹿

军师(大概是孔明,他和主公鱼与水的关系)

公瑾☞周瑜,希望是小霸王孙策

雪芹,脑洞是林妹妹的原型人物

冬青,大概只能是赵吏吧

雨荷,大明湖畔的她
元顥,
碧桃
这里没看到慕容的灯笼,有人猜是慕容离与苻坚,百度了下,这一对简直太厉害了

疑似还看到了逍遥,(ฅ>ω<*ฅ),逍遥哥哥

整理一下人物关系

无名和早月相恋,阿茶极爱琴声故偷走了早月
无名为追回爱琴而入黄泉,用血杀了三七的妈妈孟七,并说来世必偿
无名送给了三七来自佛土的曼陀沙华
无名入冥界,失去记忆成为鬼差赵吏,琴与女鬼被分离,女鬼入轮回就是后来的阿春
赵吏像养闺女似的照顾三七
三七有一个江东郡主朋友叫阿香,阿香说她不是蕾丝
三七是孟婆,她想自杀,但只有阿修罗也就是无名赵吏的血可以杀死孟婆

有一箜篌,名唤般若;
般若的主人的一代名角,白牡丹,传闻白牡丹自杀身亡
赵吏托般若救民国的冬青,作为回报,赵吏作为侦探找到了杀害白牡丹的凶手
般若就是三七的妈妈,是她误杀了白牡丹,前世债已偿
而三七成为了白牡丹的亲生女儿黄水仙
阿香又真的成为了蕾丝
白牡丹可能是无名的灵魂的转世,赵吏则是无名的躯体

梦里花落知多少

  反出长安的那日宇文玥问我就那么恨尚武堂吗?我回答不恨但我要让魏国十年后再无将领。我叫燕洵,是漠北战无不胜的皇。六年前魏帝突下罪己诏,为燕家平反,半年后服毒自尽,将皇位传给了元彻。听说淳公主自请和亲靖安,被封世子妃,与丈夫举案齐眉;听说冰砣子的脸被冰湖彻底冻僵了,阿楚的寒冰决倒是被滋润的突飞猛进;听说魏舒烨开了魏氏的私库,安置灾民,翩翩公子却至今未娶;听说……
   少年时尚武堂的我们年少轻狂,不服就拉帮结派的干一架。那时我们最讨厌宇文怀宇文玥兄弟俩,两肚子坏水。怀兄是下泻药春药,冰砣子是用极其欠揍的表情设局让人出丑。我这是怎么了,是老了吗?
  夜深忽梦少年事,南柯一梦,不知梦里梦外

尚武堂小分队
燕洵,你怎么把yue拉进来了
宇文玥,进了咱的群就是自己人了,嘿嘿
😎技术支持,这是他发明的“小木鸟聊天”

  “燕洵,我上次可替你挡了顾小姐的桃花,下次逃课你得记得兄弟们呀!”
+1李小姐
+2魏舒烨的妹妹
+3赵西风的妹妹
+4元嵩的妹妹
+10086元嵩的妹妹
我妹招你们惹你们了!
“蠢材”宇文玥在一旁吐槽。
“冰美人,你和宇文怀没有妹妹适龄还怪我们呀!
冰美人,你有什么高见快说,下次给你带时下最流行的话本子”
逃课有一大帮一起逃的吗?当夫子视力不好吗?
要不就说帮宇文将军带咱们收集情报?或者魏舒烨你磨磨你叔叔让他带咱们外出实践
你们怎么不磨家长请假呀,偏偏欺负我俩😂,上次老师都找我叔叔谈话了,我不去
还是@赵媳妇,西风兄靠你了
没问题👌明天都穿厚点,装备都带好,按顺序分组
出了事就让西风顶缸,是爷们不!
怎么怀兄心疼了?

梦醒了
即使沙场相见是你死我活的仇敌,我们曾经也是一起逃过课,打过架的兄弟。30岁,壮年的我竟然已经没有几个儿时的同伴了。“陛下,为您诊治的魏水神医到了”“让她进来吧”     第二天,燕皇下旨封魏水姑娘为淳贵妃,待遇同楚贵妃。
“一个后宫两个替身,燕洵也真是可笑可怜,你猜他最爱的是淳儿还是你的星儿”大魏新皇元彻和青海王在讨论着男人的话题,“也不知道淳儿现在怎么样,靖安的气候远比长安差。”“你什么时候这么担心淳公主了,小时候也没发现你这么疼她呀”“无事,她毕竟是我皇妹”

这个秘密是不能说出来的,但是是淳儿帮我得到了父皇久违的信任,帮我得到了皇位结束了大魏的分崩离析。所以我感激她敬佩她。靖安的形势不比长安,娇生惯养的她居然真的在靖安立住了脚,为大魏在西北建立了值得信赖的防线。

吁-就在这休息一下吧,小伙子们最近有没有认真学习啊?听没听夫子的话,姐姐这次来可是要提问的哦。
夫子在讲 《唐睢不辱使命》 “秦王曰:“天子之怒,伏尸百万,流血千里.”唐雎曰:“大王闻布衣之怒乎?”秦王曰:“布衣之怒,亦免冠徒跣以头抢地尔.”唐雎曰:“此庸夫之怒也,非士之怒也.”唐雎说士之怒,伏尸二人,流血五步,天下缟素。今天我们就讨论这一段。
元淳身着淡黄色的短裙,嘴角弯弯的坐在后排陪着这些学生听课。当刺客是个最无奈的选择却被文人夸大至斯,死亡是最简单的事,难得是活下去面对一切,即使对面就是强权也要以柔克刚。哈哈,这个道理我懂得还不算太晚。
淳姐姐是怎么了,边哭边笑的。
不知道,可能是被风迷眼睛了吧。学生们小声嘀咕着。
同学们,你们的父辈都是英雄,保护了整座城池……现在我们在他们的保护下也要成为像他们一样顶天立地的男子汉,好不好*^O^*。
“表哥!”元淳忽然发现了一个异常熟悉的身影,她一下子就冲过去了!“表哥你怎么才来,淳儿可想你了!你这次来我一定得好好招待你。”“这次朝廷给靖安拨了抚恤金,犒赏靖安军,我就抢了这趟差事来看看你。你过得怎么样,还习惯吗?”

推荐歌曲

发现一首关于老大的歌,歌词特别贴合剧情
足音 - 琅琊榜原创系列之梅长苏·炽雪
http://t1.kugou.com/song.html?id=BRfae4rzV3